互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享到:                                
国家赔偿:让阳光温暖受伤的心灵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34    发布时间:2011-10-12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民主法治建设取得了巨大进步。1994年5月12日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国家赔偿法,即是其中的重要标志之一。作为一部重要的权利法,国家赔偿法自1995年1月1日施行以来,在维护公民权益、促进国家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国家赔偿法也存在一些与时代不适应的地方,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目前,国家赔偿法修改已列为2008年立法计划,拟于10月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在施行13年后的今天,国家赔偿法如何扬长避短,更上一层楼?本报记者采访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王晋。

  记者:国家赔偿法是一部重要的保障公民权益的法律,最高人民检察院一直都非常重视该法的贯彻实施。请问,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检察机关在国家赔偿中处于什么地位,发挥哪些作用?在推进依法赔偿方面,最高人民检察院采取了哪些措施?

  王晋: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人民检察院在贯彻实施国家赔偿法方面具有重要的地位,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在行政赔偿方面,由于采取行政诉讼模式作为终局解决方式,检察机关通过行政诉讼监督,可以保护公民依法获得行政赔偿的权利。在刑事赔偿方面,检察机关是赔偿义务机关,代表国家履行赔偿义务。但是,现行国家赔偿法并未赋予检察机关监督职责。

  最高人民检察院高度重视国家赔偿法的贯彻实施。一是在国家赔偿法实施之初,最高人民检察院即成立了刑事赔偿工作办公室,各地检察机关也相继成立了刑事赔偿工作机构。二是先后制定了一批刑事赔偿工作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有效地规范了刑事赔偿工作的开展。三是为了更有利于保护赔偿请求人的合法权益,在2005年完善了确认程序,规定凡是拟作不予确认决定的,必须报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由此较好地解决了赔偿义务机关在确认问题上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问题。四是为了解决赔偿决定执行难问题,在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了清理落实未执行的赔偿决定活动,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记者:国家赔偿决定执行难,可能是目前各地普遍反映的问题。但是,据一些媒体报道,不少地方财政预算的国家赔偿费用却花不掉,没有义务机关去申请。这一矛盾是如何造成的?

  王晋:这两种现象确实都存在,其原因是我国目前财政体制实行“分级分灶吃饭”,上级预算的赔偿经费下级不能用。实践中,基层司法机关办理了大部分案件,赔偿案件由此主要集中在基层,但相当部分的基层财政并没有作出专门的赔偿经费预算,而是要求赔偿义务机关先行垫付。这是造成基层赔偿决定执行难的主要原因。另外,不少人认为赔偿案件就是错案,一旦给予赔偿就要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否则就不拨付赔偿款。

  记者:在一般人看来,可能确实如此。只要赔偿了,就应当追究办案人员的责任。

  王晋:按照国家赔偿法规定,只对因徇私枉法、暴力伤害等故意行为造成刑事赔偿的才对有关办案人员进行经济追偿。因此,决不能说只要造成赔偿了,就一定存在责任追究问题。因为我国刑事赔偿中的大部分是羁押赔偿,即对被拘留、逮捕的人作出无罪处理以后进行的赔偿。尽管国家赔偿法明确规定只对没有犯罪事实的人予以错误拘留、错误逮捕的才赔偿,但实际上这种赔偿已经演变为无罪结果赔偿原则,即作出无罪处理后,除有国家免责的情形外,一般都予以赔偿。对于这种赔偿案件,不能一味强求追究办案人员的责任,因为刑事诉讼是一个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拘留、逮捕与起诉、定罪的性质和证明标准是不一样的,不能因为拘留、逮捕以后达不到起诉、定罪的证明标准,就反推原来的拘留、逮捕违法,进而一概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

  记者: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进行国家赔偿法的修改工作。而在六年前的2002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已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国家赔偿法修正案(建议草案)。这是否意味着检察机关对完善国家赔偿法有着比较成熟的认识?

  王晋:国家赔偿法是一部保障人权的重要法律,在我国人权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意义。实践证明,现行刑事赔偿法律制度是一项大力保障人权、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法治精神、符合我国国情和现实需要的重要法律,总体上是值得肯定的。近年来,我国社会、经济迅速发展,民主法治建设不断推进,刑事赔偿工作正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如赔偿范围和标准已不完全适应形势发展变化;赔偿程序不够完善;赔偿经费得不到保障,赔偿决定执行难等。

  针对这些新问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先后进行了多次调查研究,向有关部门提出修改意见和方案,积极推动国家赔偿法的修改完善。我们认为,作为国家赔偿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刑事赔偿制度的修改完善,应当与国家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权的能力相适应,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财力状况相适应,与刑法、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相协调。刑事赔偿制度既要有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又要有利于保障司法机关依法行使职权和保障被害人合法权益。刑事赔偿制度的修改完善,需要根据现实国情,逐步推进。当前,重点是要通过理顺体制、畅通机制、消除障碍,着力解决实际存在的突出问题,保障赔偿请求人依法及时获得赔偿,同时根据现实国情,适当提高赔偿水平。

  记者:在民事赔偿领域,奉行的基本原则是有损害必有赔偿,但在国家领域内,鉴于国家职能的广泛性、公益性以及国家责任承担主体的单一性和有限性,在完善赔偿范围方面,可能必须循序渐进,不可能一下子将所有违法、不当事项都纳入到赔偿范围之中。那么,你认为,这次在完善国家赔偿范围方面,当务之急是什么?

  王晋:存疑案件的赔偿问题。这是实践中争议最大的问题。1994年制定的国家赔偿法明确规定对错误逮捕进行赔偿,由于当时的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逮捕证明标准与起诉、定罪的证明标准一致,只要作出不起诉、判无罪,就可以推定逮捕错误,依法应予赔偿。然而,1996年修改刑诉法时,将逮捕的证明条件修改为“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该条件与起诉、定罪所要求的“证据确实充分”有较大差距,因此,不能再以不起诉、判无罪的决定来直接认定逮捕是否错误,而需要单独审查确认逮捕是否错误。实际上,真正像佘祥林式的错案不多,大部分作出无罪处理的都是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只是未达到定罪的要求,对这部分人的拘留、逮捕不能一律视为错误拘留、错误逮捕。当然,必须考虑他们被羁押的事实,因为即使被定罪,这些羁押时间都可以折抵刑期。既然作了无罪处理,除有国家免责情形的以外,就应当予以赔偿或补偿。这就涉及到对羁押赔偿范围的表述问题,我们建议将“错误拘留”、“错误逮捕”赔偿修改为“对作出无罪处理前被拘留、逮捕的赔偿”。这样既消除了认识分歧,保障了赔偿请求人依法获得赔偿,也有利于正确评价司法行为。

  记者:我注意到,在近年来有关国家赔偿法修改讨论中,有学者认为目前赔偿委员会实行的一裁定终局模式不利于保护赔偿请求人的合法权益,也不利于维护国家赔偿法的权威。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王晋:一裁定终局是一个通俗的说法。法律规定,赔偿委员会根据赔偿请求人的要求作出的赔偿决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不实行二审终审制,也没有审判监督程序。一裁定终局虽然体现了高效简便的原则,但实践中很难行得通,因为效率和公正终归需要一个平衡点。目前,法院的司法解释已经规定了上级赔偿委员会可以审查纠正下级赔偿委员会的错误决定,但这毕竟不是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而且对启动上级赔偿委员会再审的条件和主体也没有规定。这次国家赔偿法应当对此予以明确。(记者曾献文)

  推进国家赔偿法检察大事记

  ●1994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工作办法(试行)》,对确认、立案、审查办理、复议、执行等检察机关刑事赔偿工作程序作了具体规定。

  ●1997年6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共同制定了《关于办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共同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二审改判无罪的刑事赔偿问题作出了具体规定,加大了对赔偿请求人的权利保护力度。

  ●1997年和200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据实际情况,分别制定《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工作暂行规定》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工作规定》,进一步规范了刑事赔偿工作程序。

  ●2002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关于建议尽快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有关刑事赔偿法律制度的意见》。

  ●2005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共同发布《关于刑事赔偿义务机关确定问题的通知》,保障及时有效地执行生效的刑事赔偿决定。

  ●2005年1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关于人民检察院办理刑事赔偿确认案件拟作不予确认决定报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的规定》,加强了上级检察院对下级检察院的监督制约,使应当确认、赔偿的案件及时得到赔偿。

  ●2005年12月国家赔偿法修改工作正式启动,最高人民检察院积极参加国家赔偿法修改座谈会及调研工作,并提交国家赔偿法修改意见和条文建议稿。

  ●2002年和200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针对赔偿经费得不到有效保障、赔偿决定执行不到位的情况,开展了两次集中清理活动。通过专项清理和整治,1000余件赔偿案件得到执行。

  ●2008年8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向全国人大法工委提交《关于修改国家赔偿法刑事赔偿部分的意见》,对赔偿范围、赔偿标准、确认程序、赔偿义务机关等修改重点问题提出了明确意见。

  国家赔偿立制是中国法治和人权保障的历史性进步

[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公安机关如何面对新《律师法》
下一篇文章:洛阳市公安局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打击制贩假证违法犯罪适用法律的意见
版权所有:洛阳市公安局            备案号:豫ICP备09041451号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体育场路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