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分享到:                                
烛下漫笔
作者:洛阳市公安局    文章来源:洛阳市公安局    点击数:27    发布时间:2015-11-16        

铁汉柔情总相宜,出自警察蜀黍的一篇好文,值得一看哦

烛下漫笔

重庆路派出所 张怀岭
 

今天遭遇小区停电。

傍晚和女儿一起买蜡烛,就近的商店说卖脱销了,到稍远的商场才买到,比筷子粗不了多少,与记忆中的蜡烛大相径庭,要一元一根。回来的路上,见小区门口的路灯下聚集不少熟悉的面孔,发牢骚,逗闷子,叽叽喳喳很热闹。

到家点上蜡烛,朦朦胧胧的,唤醒我心底沉睡的一种久违的感觉,熟悉而又亲切。我对女儿讲,我十岁前,家里根本不舍得买蜡烛,夜晚都是煤油灯陪伴的,煤油灯灯光与烛光相似;由于要节省油,大多时候灯芯要拨得很小,较此时的烛光暗些。我对女儿讲解,什么是灯芯什么是烛芯,什么是灯花什么是烛花。我还拾起记忆中一个古老的谜语给女儿猜——母亲曾叫我猜过的:“一个枣,一间屋子盛不了。”谜底,就是灯——屋里点上煤油灯,火苗枣子大小,灯光从窗口溢出,从门缝溢出……

烛光下,人和景物都影影绰绰,丝丝微风过处,火苗摇曳,飘忽不定。蜡烛燃久烛花便影响光亮,我手把手教女儿,用一个小镊子轻轻拨去烛花,烛光倏地明亮些,女儿脸上现出好奇和欣喜的神色。女儿自小有各式各样的电灯陪伴,偶尔的烛光,带来更多的当然是新鲜浪漫色彩。

夜深了,妻子和女儿都已入睡。我独自在烛光下,手里拿着书本,心里却回味着童年。我曾拥有过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我在灯下或学习或者玩耍,远远的,母亲和婶子大娘们围在一起,趁着微光边低声唠家常,边纳鞋底儿,她们把锥尖习惯性地往发间一蹭,使劲扎透厚厚的鞋底,再穿针引线,纳得结结实实,我拿起一只纳好的鞋底儿,使很大劲才能稍稍弯曲。因家里贫穷,有时候,在煤油灯下,我会参与家乡人称为“掐辫子”的家庭副业杂活儿:将麦秆结穗的一节剥离出来,按粗细均匀分类,先浸入水中泡软,然后用七根依照一定顺序编织,不停地逐个续添麦秆;待编得长了,持特制的木拐子丈量,盘成十圈,是“一盘儿”,就可以扎起来论质卖钱——编织厂漂白后用来制作草帽、工艺品。我“掐”的“辫子”,最高卖过“一盘儿”2.2角钱。

记不清多少个夜晚,我在煤油灯下写完了作业,玩腻了,便上床安心睡觉。深夜醒来,屋里一角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仍在辛劳地纺棉花,右手周而复始摇动纺车,左手无休止地张开放下、张开放下,再张开,再放下,手指间绒绒的棉絮变成细细的棉线,绵延不绝缠绕在锭子上。那迷离的跳动的灯火,母亲映在墙壁上的高大的身影,嗡嗡嗡嗡的纺车声,成为我记忆中一幕永远的情感梦幻……

蜡烛将要燃尽了,我再次拨去烛花,烛光又倏地一亮,宛若遥远的童年时光在眼前浮现般生动。

 

[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梦的眼睛——此文献给牺牲的战友们
下一篇文章:责任扛肩上实干创佳绩——记伊川县公安局吕店派出所所长史森杰
版权所有:洛阳市公安局            备案号:豫ICP备09041451号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体育场路1号